筆趣閣 > 都市棄少歸來 > 第899章:閩南黑武

第899章:閩南黑武

一秒記住【筆趣閣 www.jwpreg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899章:閩南黑武

    葉軒解決了重明島的事情,便直奔閩南而去。一路上溫有行和許文彪等人心中,縱使有百般疑惑,但在船上卻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    更加不敢問。

    船到了閩南福門市附近上岸之后,許文彪等人,便先行辭別而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他倒不再擔心溫有行的那幾百萬塊錢的債款了,畢竟對于他之前在重明島所見的這些事來說,這幾百萬的事,簡直是再小不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如今葉半仙蒞臨閩南,相信以他的實力,在不就的將來,很快便會在閩南引起一陣不小的轟動。

    許文彪背后站著的張老大,勢必也會受到不小的牽連,想到這,許文彪便連忙辭別的葉軒和溫有行,先行回去了。

    葉軒來到閩南之后,溫有行立馬變了一個樣子,安排葉軒住進了五星級的豪華酒店,自己隨叫隨到。

    對于溫有行來說,他忽然感覺自己好像是碰到了一個救星一樣,這個年輕人的到來,可能能逆轉他的命運,所以對葉軒如同上賓一般。

    葉軒也樂得自在,初到閩南,也先歇息歇息,看看閩南這邊的動向如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另外一邊,許文彪等人辭別葉軒之后,馬不停蹄直奔往張老大的宅邸而去。

    他口中所說的張老大,原名本叫張世豪。是閩南有名的大佬級人物,在閩南社會頂尖級人群中,基本上是數一數二的存在。其名下控制的實業,也幾乎遍布整個閩南。

    而且這個張世豪很會與武道各界打交道,方方面面都來往得十分親密,所以才促成了今天自己這個地位。

    可以說,對各界之間,混的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張世豪無論家產,勢力,人際關系,在閩南都是數一數二的,所以被閩南底下人士成為閩南土皇帝。

    他的宅邸,也在福門市的中心位置,占據了好幾畝地的一個私人別墅,許文彪是連忙開車回來到了張府來。

    不過,今天的張府里里外外,卻是站滿了許多人,里面似乎正在大排宴宴,里里外外進進出出的人,絡繹不絕,而且許多都是武道人士。

    許文彪進了府,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平日里張世豪雖然也和武道中人有所往來,只不過很少自己開門迎接這么多武道中人吃飯喝酒的。

    “趙管家,趙管家。”許文彪上前,便拉住了一個老者,問道:“張老板這是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那個老者嘆了口氣,道:“哎,具體發生什么事情我也不太了解,只知道張老板請了很多武道中人來,應該不是什么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許文彪聞言,也就不好再問了,只好徐徐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張府院落之中,擺著幾張大的桌面,上面雞鴨魚肉擺了一通,七八個武道中人坐在上面,坐在正中間的,便是閩南大佬,張世豪。

    張世豪看上去,不過四五十歲的年紀,穿著一身黑色唐裝,雖然儀容不凡,不過從他臉上可以看出來,他臉上布滿愁云,應該是碰到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諸位,相信張某今天把諸位請來,大家也都知道是為了什么事情。”張世豪站起身來,端起了一杯酒來,圍圈走了一遭,隨后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現場大家可以暢所欲言,直抒己見。張某先干為敬。”

    張世豪言罷,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,隨后放在桌上,卻發現現場,并沒有一個人敢端起酒杯,喝了眼前的這杯酒。

    現場諸位武林豪杰,大多都是你看著我,我看著你,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最終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年輕武者,咬了咬牙道:

    “張老板,你說的這件事情,我們大概也了解了。只不過閩南黑武這一帶,我們并不好插手。”

    黑武!

    是閩南等沿海地帶特有的比武形式。

    原本閩南沿海就屬于偏遠地區,古來時很少受到管轄,這個地方的人民一向都十分有個性,雖然武道昌盛,但與此同時黑武,也是閩南這邊極為盛行的比武形式。

    黑武不同于一般的武道之內的比試,在黑武的比試中,可以使用任何手段,不管是什么手段,只要能將對方制服,甚至打死,你就是黑武一代的王者。

    所以,一般的武道高手,十分不屑黑武,但也不敢參與黑武。

    畢竟黑武比賽,完全沒有規矩可言。

    “諸位都是閩南的武道高手,黑武也并非你們想的那么神秘。大家何不嘗試嘗試呢?”張世豪再次勸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實,張世豪雖然和武道之間有緊密的聯系,不過他自己并不是武道中人,雖然手底下也有很多的武道高手,但在閩南來說,并不算拔尖。

    黑武的事情,張世豪也不想染指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一次的黑武事件,威脅到了他身為閩南大佬的地位。

    張世豪不得已請了閩南各路的武道高手,前來與會。

    “諸位都是福門一代的高手,現如今溫嶺一代的南蠻子直逼福門,要與我張某人一決高下,諸位身為福門的高手,難道就眼看著張某人輸給他不曾?”

    現場這些武道高手,平日里也是受張世豪恩惠的人,所以張世豪大擺宴席,許多人雖然不想來,不過看在他的面子,還是來了,但讓他們和南蠻子的人以黑武對抗,大家明顯感覺很為難。

    “張老板,這黑武一代,你也不是不知道,里面就算是殺死了人,也一點事都沒有。更何況南蠻子這次帶來的人,可不能小憩。我們這一代的武者,哪里是他們的對手?”

    現場一個四五十歲的武者,顯然表示很為難。

    張世豪聽了,頓時將酒杯往桌上一砸,隨即沉下臉來道:

    “既然是這樣。也行。”張世豪走到大家面前,喝道:“張某也不為難大伙。愿意和張某同安共苦的,依然是張某的貴人。不愿意的,現在就可以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現場人聽了,是你看著我,我看著你,互相議論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張老板,在下實在是能力有限,告辭。”

    “張老板,家里還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張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一時間,三五個高手,瞬間便站起了身來,紛紛告辭離去。張世豪也不攔著他們,他知道,膽小的人,終究干不了大事,也就并沒有強求他們。

    而眼下,在場席位上,基本上都走得差不多了,唯有一個年僅五旬的老者,仍舊坐在那里,從始至終,一句話都沒說。
北京pk10专家免费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