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之妖孽神醫 > 第418章 抓你們還是抓我

第418章 抓你們還是抓我

一秒記住【筆趣閣 www.jwpreg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418章 抓你們還是抓我

    李逸塵帶著徐夢熙離開了。

    徐夢熙充滿了愧疚和難受,嘆氣道:“他怎么變成這樣了?”

    “你哥他以前是這樣的嗎?”李逸塵有些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哥他吧,以前也挺人渣的,不過都是小偷小摸的勾當,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么過分。”徐夢熙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精神狀態有一些不對勁。”李逸塵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徐夢熙疑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猜他可能吸毒了,導致精神狀態特別不穩定,意識錯亂,思考方式也變得極端了起來。”李逸塵說道。

    “吸毒?”

    徐夢熙被這個詞震驚了,怔怔道:“我哥他怎么可能吸毒呢?”

    李逸塵解釋道:“平時接觸什么人,就會干出什么事,講道理他誤入歧途,我覺得一點都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這件事我一定要管,我不能看著他墮落!”

    徐夢熙頓時握緊了拳頭。

    徐大河怎么說都是她哥,雖然為了錢綁架了她,但是她仍不想坐視不理,看著徐大河墮落下去。

    李逸塵說道:“把他送去戒毒所是最好的結果。”

    “嗯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徐夢熙微微點頭,“我回家一趟吧,跟我爸媽說下情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逸塵和徐夢熙回了家。

    剛一到家,徐夢熙就收拾了東西,急匆匆回了父母家。

    李逸塵沒有再多追問,畢竟這件事是徐夢熙的家事,他和徐夢熙只是朋友,不太好進行插手。

    接著,他給小孔雀打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“小孔雀,你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哥!我跟兩個漂亮姐姐吃東西呢,你不用管我啦,等下吃完東西,我們就去游樂場了。”小孔雀特別開心。

    “你和她們倆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哥你魅力真的大哎,兩個漂亮姐姐一起追求你,而且是兩個特別特別豪氣的富婆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干什么了?”李逸塵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嘻嘻,我幫你創造了一點小收入,回家我上交給你噢。”小孔雀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你玩完趕緊回家。”李逸塵說道。

    這時,手機里傳出了唐煙雨、于嫣然爭鋒相對的聲音。

    唐煙雨笑道:“李逸塵!我帶小孔雀玩得非常開心哦,她對我這個嫂子,那是非常的喜歡!”

    于嫣然惱火道:“嫂子?唐煙雨你再不要臉一點!小孔雀她明明更喜歡我,你說對不對,小孔雀?”

    “小孔雀,你更喜歡我對不對?”

    “更喜歡我!”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聽見唐煙雨和于嫣然的吵鬧,李逸塵頓時腦袋大了三圈。

    “小孔雀,你挺住,我掛了!”

    他立刻掛斷了電話,頓時仿佛全世界都清凈了。

    那邊,小孔雀也被吵得有點頭大,暗暗嘀咕道:“哥,我有點理解你為什么要躲著她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李逸塵為了保證萬無一失,整理著天道惶惶大陣的細節。

    按照老和尚的說法,天道惶惶大陣在同一個城市只能構造一次。

    如果他這一次失敗了,就只能換一個城市再找十個節點了,所以必須每一個都不能出錯。

    一直整理研究到了下午時分。

    忽然,他微信連續響了好幾下,提示他收到了新消息。

    打開一看,發現是徐夢熙發過來的十幾條圖片。

    看到圖片內容,他的瞳孔微微一縮,胸腔躥起了一股火氣,罵道:“徐大河這狗日的畜生!”

    十幾張圖片,全都是徐夢熙的照片。

    并不是美照,而是她被打的照片,她半邊臉紅腫了起來,頭發凌亂,嘴里往外流淌著血。

    徐夢熙雙手被吊了起來,身上的肌膚青一塊紫一塊的。

    很顯然她被毆打得不輕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肯定是徐大河干的。

    李逸塵立刻發送了視頻通話,那邊的徐大河立刻就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徐大河,徐夢熙是你親妹妹,你就這樣毆打她?”

    “親妹妹?我呸!什么狗屁親妹妹!我讓她幫忙借點錢,她死活不同意!昨天還敢打老子!”

    徐大河有些歇斯底里地厲聲道。

    李逸塵冷冷道:“你這么喪心病狂,你爸媽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爸媽?嘿嘿,說出來你可能不信,我就在我爸媽家里呢。”

    徐大河冷笑了一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別傷害她……”李逸塵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徐大河狠狠抽了徐夢熙一耳光,一臉冷笑地說道:“你不讓我傷害她,老子就偏要傷害她!你氣不氣?”

    李逸塵沒有跟他多嗶嗶,掛斷電話,給康志龍打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您有什么事嗎?”康志龍恭敬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立刻利用你的關系,幫我查一下徐夢熙她爸媽的地址。”李逸塵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李先生。”

    康志龍不敢怠慢,第一時間就利用了他在市里的關系,調查到了徐夢熙爸媽的家庭住址。

    李逸塵拿到住址,立刻就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現在只疑惑一件事——徐大河這么殘暴地對待徐夢熙,他們的爸媽知道什么情況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個小時后,徐夢熙父母家。

    李逸塵一路上沒有停歇,馬不停蹄地趕到了徐夢熙父母家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按響了門鈴。

    “誰啊?”

    徐大河一邊疑問一邊打開了門。

    房門剛一打開,李逸塵便闖進來一把扼住了他的喉嚨,掐著他喉嚨走了進去,冷冷問道:“徐夢熙呢?”

    “唔唔你放開我……”

    徐大河使勁掙扎,卻無論使多大勁,都無法掙脫出來。

    “爸媽!”

    徐大河難受地大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這時,聽見外面的動靜,徐大河和徐夢熙的父母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大河!”看見徐大河被抓住了,夫婦倆頓時驚呼了一聲。。

    中年婦女對著他瘋狂拍打,“你快點放開我兒子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沖入廚房拿出了一把菜刀,“放開我兒子!不然我砍死你!”

    李逸塵沒有太偏激,松開了徐大河,冷淡問道:“你們兩位是徐大河、徐夢熙父母對吧?”

    “大河你沒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婦女并沒有搭理他,十分心疼地詢問著徐大河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厲聲道:“混賬東西,跑到我們家行兇傷人!簡直無法無天!信不信我報警抓你!”

    李逸塵冷冷道:“我再問一遍,你們兩位是不是徐大河、徐夢熙的父母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中年男人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徐夢熙呢?”李逸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無可奉告!請你立刻離開,否則我就報警了!”中年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報警吧,老子倒要瞧一瞧,等一下警察來了,究竟是抓你們還是抓我!”

    李逸塵冷笑了一聲,挨個房間搜查著徐夢熙的蹤跡。
北京pk10专家免费计划